新闻客户端正集体“头条化”,门户时代真正终结了

多想网络:2017-07-10 14:36:24阅读数:216

伴随着腾讯OMG(网媒事业群)打破频道制,打通腾讯新闻和天天快报之间的壁垒,建立大内容运营部门,传统门户自此全部转向“头条化”,集体以头条的方式应对头条带来的挑战。

其实,“有中国特色”的门户从诞生伊始,就酝酿着“头条化”的趋势。就像我在钛媒体文章《谁在炮制标题党?》中所追溯的那样:



在门户那里,新闻被从来源中抽离了出来,来源自身的style被“消毒干净”,然后像罐头中的沙丁鱼一样被标准化处理,再打上门户自己的烙印。



算法最大的问题就是难以形成风格,而门户则把所有媒体的风格都剔除干净,已经是为算法提供“训练素材“的前奏。

门户的出现,本来就映射并加重了中国品牌缺失、千篇一律的媒体格局,是寄生在中国特有的新闻体制之上的一个怪胎。同时,门户的群众基础则是不在意新闻来源的受众,再究其根源,就是中国媒体的“全国一盘棋”了。

既然并无采编权,门户所做的,除了汇千家于一处,只能以各种姿势剑走偏锋,打擦边球,通过“标题党”、“断章取义”等方式“带节奏”,通过新闻专题、深度解读评论等方式满足网民“知道更多”的需求。而几大门户之间的差异,不在于食材来源,而在于烹饪(操作)手法。

新浪把握精准、中正稳妥,网易态度鲜明、泼辣大胆,腾讯则更年轻化,自制栏目充满人文关怀;凤凰则从原来的特立独行回归泯然众人。以前,各大门户的迥异气质与剪裁风格,吸引了不同的受众群体,客观上起到了“分众”之效果。

作为Web 2.0之前的“古董”,门户的用户并未比传统媒体的读者有更大的能动性,除了在评论区过足嘴瘾,他们只能是被动的接受者,面对着梁文道所说的“相似的新闻每天上演”,幽愤日积。

而微博的“围观改变中国”则让热衷时事、以转发推动公民社会进步的人们看到了希望。

传统媒体的马其诺防线被绕过,当事人直面公众发声,公知KOL直抒胸臆,热点事件引爆、传播、讨论、跟进在微博上一气呵成,微博上甚至形成了“公民社会共同体”。在微博“独领风骚”的两三年中,被“架空”的新闻门户显得黯淡无光。

当公共事件与公共话题都在社交媒体引爆、掀起讨论,不断推进,那里就成为了真正的新闻平台。这也就是为什么基于个人兴趣而非公共话题的今日头条能够快速崛起。

与此同时,传统媒体与自媒体也在借社交媒体平台,重新建立起门户所阻断的与受众的联系,重新建立起媒体品牌。澎湃、钛媒体、界面等新媒体品牌,分流走了门户的高端受众。垂直自媒体则在瓜分豆剖门户的频道模式。

风格迥异、内容万端的新媒体内容让新闻客户端的“大锅饭”显得寡淡无味。而朋友圈以人际为纽带的“舆论共同体”,形成的echo chamber,要比门户的评论区更有吸引力。

今日头条对新闻客户端的“颠覆”,表面上似乎是算法对小编的胜利,实际上则是从“新闻”到“资讯”的“范式转换”——放弃作为“新闻客户端”的包袱,放弃舆论风向的引导,放弃对“公共事务凝聚社会共识”的信念。将以往难登大雅之堂,只敢遮遮掩掩出现在网页边边角角的桃色新闻、狗血事件、猎奇秘辛主动推送到用户面前,将脆弱的人性向幽谷中引诱,通过算法不断增强黏性,完成信息食槽的闭环。

所以,今日头条的胜利,是街边小报对报亭正刊的胜利。

尤其是在中国媒体严重“同质化”,且尚未形成成熟的媒体受众的情况下。人们需要的不是新闻,人们需要的是娱乐。

所以,新闻门户能否以头条的方式打败头条,端看它们能否自降身段,自甘摘掉严肃面具,自甘娱乐狗血到底,泯灭自我风格,而不在于从小编到算法的升级。

当所有的门户都在主打“个性化推荐“与”算法推荐“,这意味着它们的态度和个性正在堙灭,更意味着他们可操作的空间日渐逼仄。网易残存的只剩下了引以为豪的“诗人段子手,吟才盖高楼”的跟贴文化;搜狐也只能引入网络小说,来撑起“内容多样化”的门面;腾讯新闻视为为特色的新闻推送,则成为App Store评论区里最大的槽点,也映射了新闻客户端为了在锁屏页揽客入门比拼标题党下限的尴尬局面。

分众的客户端在用户规模上肯定比不过聚众的今日头条。我曾经对比过一条新闻在网易、腾讯和今日头条上评论区“画风”的迥异。网易“火星网友”、“美国网友”早已有了自己带节奏的能力,不会再被外交部发言人“指哪儿打哪儿”。腾讯新闻网友则以“民间部长”的姿态附和响应,义正严辞;头条网友则早已群情激昂,动手打了用韩国化妆品的媳妇儿,砸了手中的三星A8。

头条的用户更符合“群氓”的定义,这样的人在中国是多数群体。客户端用户里面的清醒者已经被微博、微信分流走了很多,此消彼长之间,头条的优势自然就不断扩大了。

而腾讯新闻一开始并未“赤膊上阵”,而是派出了一支轻骑军——天天快报来去直取今日头条大本营,然而,从天天快报前期的“明星系列广告”中可以看出,它一开始的定位就“跑偏”了。底层人民喜闻乐见的娱乐并非范冰冰、吴亦凡、薛之谦,也不是网络热点大集合,而是《史上最大演唱会,5000人当场晕倒,23人意外死亡》、《笑死我了,为了抢个红包》、《空姐的出租屋生活》……

对比一下今日头条和天天快报首次推荐的“资讯源”就能发现,今日头条推荐的皆是各路不知名的猎奇风自媒体,而天天快报推荐的则是南方周末、澎湃新闻、新周刊这些机构媒体,内容多数仍属新闻范畴,只是更加有趣、劲爆,猎奇程度也远逊于今日头条。

这样的信息在任何一个新闻客户端和微博、微信上都能找到。但是今日头条上的猎奇内容目前仍然是“独家供应”。 在中文互联网舆论场的平行宇宙中,低学历、底线城市的大众市场只有今日头条的身影。

虽然网易提出了“各有态度”的新口号:既想要保住态度,又想要覆盖不同圈层的用户。然而,在精英窄众和群氓大众之间,它必须要做出一个抉择。否则,在高端和群氓的上下积压之下,它的生存空间只会日趋逼仄。(本文首发钛媒体)